大发客户端-首页

                                                    来源:大发客户端-首页
                                                    发稿时间:2020-07-04 04:44:34

                                                    6月28日下午,记者在多个酒店票务平台上查询发现,金色港湾商务会馆已经关闭预定通道。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前几天我们这边有位住客退房后被查出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所以宾馆目前已经关闭,今天已有相关人员给酒店环境做了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霍政欣

                                                    ——中国国际法学会副会长 张乃根

                                                    作为国际法主体的美国有责任敦促相关法院立即驳回此类恶意诉讼,这是其必须承担的国际法义务,如果美国政府不仅不采取实际措施加以制止、而且还鼓励或变相鼓励此类行为,即构成国际不法行为,且这一不法行为给中国造成巨大损失,那么,中国政府有权依据国际法向美国进行求偿。

                                                    不管疫情首先在哪国暴发,其均无法律责任。譬如,人类历史上出现了多次全球性瘟疫,其中数次首先在美国暴发,但没有任何国家要求美国赔偿。事实上,疫情的暴发国往往是病毒的最大受害者,也是防止病毒蔓延的最大贡献者。

                                                    主权国家之间或之上无管辖,这在国际法上是不可撼动的。

                                                    美国受疫情影响的人千差万别,美国法院如遵守前述规定,则应拒绝批准所谓的集团诉讼。美方的诬告滥诉,离不开企图作为代表人的部分律师的推波助澜,而有的律师本身并未在合法执业期内,已被法官拒绝担任代表人、代理人。

                                                    日本防卫省相关人员说,从收集到的信息来看,怀疑该潜艇为中国海军潜艇。

                                                    美国原告没有起诉主体资格

                                                    在此次疫情暴发后,中国政府根据国际条约及时向世卫组织及包括美国在内的相关国家通报情况,公开信息,并在采取了包括封城等在内的最为严格防控措施,使得中国在短时间内控制住疫情蔓延,为世界战胜疫情作出巨大贡献。中国政府非但不存在任何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而是绝对、忠实地履行了中国肩负的国际法义务,何来国家责任?何来向中国求偿、索赔?